MH.我是文疏

一个不喜欢条条框框的中文系大学生
你,还是我的梦

2016

记,厦门(1)

2016年4月2日晚上21:17登上传说中的绿皮火车。三个人,每人标配一个背囊加手提旅行包,在狭窄的过道里前进。“不好意思。”“哎,你看哪个是几号!”“你是那个铺位啊?”

18.19.20我们到了。嘉琪的18号与我们不在同一卡里,我们这里,顶上有两个对未知迷的少女;中下铺呈L型的是一家老小,阿嫲,小女孩,还有她的爸爸,叔叔说:我们是龙岩的,清明回去扫墓;还有一个中铺环抱着一份爱,一个年轻的爸爸抱着他大概2.3岁的儿子。

好可爱的。

“你别再叫我喇!叫你爸,你要是晚上还要去厕所。阿嫲被你叫醒就睡不了喇!”这个时候,躺下没几分钟的蜀黍已经奏起呼噜呼噜的交响乐了。

坐在窗边,我看着灰黑的窗外,哗一下又一下地在我眼前略过。

好黑啊,10点了,车厢已经睡着了。“嘘……等一下。” 转头,那个爸爸小心翼翼地下来了,穿好鞋,向着小床张开他的双臂,一个挪动的挂上了他的脖子。爸爸一边伸手摸在地上的小鞋,一边手拖鞋宝贝的小屁屁。“来,走吧。”“好,你在这坐着,别动啊。”“这会动!”“你坐着它就不会动了。”

“你要不要坐来这边?这里方便爸爸给你脱鞋子。?” 我站起来看着他,他看了我一下,摇了摇头不说话。“好可爱啊” 微微一笑,他还是只盯着爸爸看。

抱着,抱着,就睡着了。

阿嫲,蜀黍,小女孩[表情]下车了。看着忙碌的“爸爸”,车停了好一会儿了,他们应该是下一站下吧。

“来!下来,我们下车了。” 哦~

静怡问:“你们要下车了吗?” “是啊!跟姐姐说再见吧” 还平躺在床上懵逼的我没看到下面的情况。“跟上面的姐姐说再见。” 嗯?!我探出身子,往下看,朦胧中,看到一个稚嫩的面庞看着上方。“再见。” “再见!!” 爸爸和他的宝贝慢慢移出车厢。高频率挥动的手停在了半空,一会儿,掉下来了。

我又在仰望”星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