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我是文疏

一个不喜欢条条框框的中文系大学生
你,还是我的梦

思呼格案

近来,最吸引全国人民目光的事件莫过于“呼格案”正式启动重审了。“呼格案”中的主人公呼格吉勒图于1996年在呼和浩特新城区第一毛纺厂家属区的公厕内,发现了一名被强奸杀害的女子。但他却在报警后短短的62天内,被警方冤判为杀人犯并执行了死刑,理由仅仅是呼格手上沾有死者的血迹和DNA。

(注:当时正值我国第二次实施严打。负责此案的人员因“迅速破案”获得了表彰和升迁。)

(一)该不该报警

据当时和呼格一起报警的同伴回忆道,他当时曾劝告呼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赶紧走吧。但呼格却坚持,认为这是关乎人命的事,不可以置之不理。

如果没有报警,现在应该还活着,也许生活不富裕,但至少活着;如果没有报警,呼格回事毛纺厂第一批转正的员工,最起码生活安定;如果没有报警,呼格的父母就不会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是,我们都知道人生是没有如果的,人死不能复生。我们从小大人就告诉我们,遇到危险时要会喊救命,要找警察叔叔。但在了解呼格事件后,心中不禁打了个寒颤。执法部门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名号,却干着这种草菅人命,让人不寒而栗的事情。

警察,我们还能相信你吗?

(二)这是“严打”的错?

62天,从呼格报案一直到他被处以死刑,仅仅用了62天,我们公检法的办案速度真是“快准狠”啊!

当记者访问到相关人员时,相关人员解释当时因为正值严打,本来公检法三家时互相牵制互相制约的,但由于在这背景下,相互制约被弱化了,所以出现呼格这种情况。我国严打指的是:依法从严从快,严厉打击形式犯罪分子。而且最终目的是,维护社会稳定。如今,这些人用严打来为自己掩护,不仅仅是曲解政府指令,而且还体现了他们的不负责任和不知悔改。

公检法若以严打为自己辩护,那我就想问了:“‘严打’之下,国家还有法吗?警察就不是警察,检察人员就不是检察人员,法官就不是法官了吗?”如果说一件案件只经过一个部门,然后出现冤假错案还没那么严重,但是作为刑事案件,经受公检法三大部门,在办案期间竟然没有一个环节对案件提出质疑,简直就是荒唐至极!

这是赤裸裸的草菅人命!不管什么时代背景,都应坚持有法必依,公检法三家必须公正客观办案,追求真凭实据,人命关天,必须谨慎。

(三)谁在作怪

早在2006年3月,内蒙古自治区政法委组成了案件复核组对案件进行调查。同年8月,复核得出结论,“呼格案”确为冤案。

8年前就被认定为冤案的,为什么直到今天才启动重审呢?而且,公诉机关对于真凶赵志红招认的10起强奸杀人案中的9起提起公诉,唯独漏掉了呼格案。

公安部刑侦专家表示,这个案子启动重审的说法早在2012年就提出了,但是在内蒙古当地却遭到了一股力量阻挠,将此一拖再拖。如今此案正式启动重审,我认为是我国法制建设和反腐的共同作用带来的。在当初负责此案件的公检法办案人员被调查后,有人就指出了,之所以迟迟无法重审,是因为当初的办案人员在这18年间步步升迁,已经成为了公检法战线的把关人员。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会造成我国法制战线的不稳定。令人玩味的是,当呼格父母去公安机关反映呼格案,面对的领导就是当年呼格案专案组组长冯志明。到底是将这些老鼠屎挑出来会令法制不稳定,还是放任他们继续“各司其职”会令法制不稳定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