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我是文疏

一个不喜欢条条框框的中文系大学生
你,还是我的梦

(2)

爷爷走了,我还记得他最后断气时头往后用力一仰,然后就在那一刹那间,没了。然后就这样,葬礼在随后的星期天举行,我看着躺在玻璃棺材里的爷爷,围着棺材转了几圈。什么都没有。“妈咪,糖!”过了10来分钟,吊唁仪式正式开始,本来不说话就已经闷死人了,突然大伯娘大哭起来,那叫一个吓死人。我看着她,一手拿着瓶绿茶一手拿着一堆纸巾,死劲地擤鼻涕,抹眼泪。这是干嘛,哭什么呢,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反正我是想不明白。仪式过后,说是要拿去火葬,本来我想跟着去的,但是看到外面那毒死人不偿命的太阳,就还是算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间大伯抱着一个小盒子出来了,上面有个洞,放着爷爷的黑白照。“这是爷爷”什么!!这么大的一个人,都在这个小盒子里?爷爷的假牙呢?爷爷那双泛黄而且经常充满血丝的大眼睛呢?好吧,反正都这样了,我们回家吧。“等一下,我将老豆摆入楼里面先。”纳尼!我瞬间惊呆了。可笑的是,我大伯二伯在弄好所有东西之后,出来告诉我们,他们不回家了,约了人吃饭晚上。

一人一句再见,从此一人一条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