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我是文疏

一个不喜欢条条框框的中文系大学生
你,还是我的梦

大漠谣与人生

人生,或叱咤风云,或平淡无为;或随性自由,或受尽束缚。是喜是悲,是福是祸,往往只在于你如何看待一个问题。而影响你看待事物方式的正正是你的人生观。人生是由无数次在分岔路口的抉择组成的,电影滑动门中就探讨了人生的无数可能,在一列地铁前,你赶上了,人生会是怎么样?赶不上又会怎么样?大漠谣中,李妍和金玉便是最鲜明的例子了,作者桐华给予了他们近乎一样的背景,让她们同样背负着弑父之仇,可是偏偏李妍的母亲要她用一生去记住仇恨,而金玉的父亲则让她忘记仇恨找到自己的幸福好好的生活下去。就是这样截然不同的遗言使李妍这个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的女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使金玉觅得良人,放弃身外之物,隐居祁连山下过上自由安乐的生活。

因为选择记住仇恨,选择报仇,李妍错过了那个用生命来爱自己的男人——李敢。一个仅仅因为见到手帕上便将一片痴心付与她的,值得托付终生的君子。如果说李妍和李敢之间是遗憾,那么李妍和汉武帝之间则是无奈的貌合神离了。李妍很聪明,知道如何抓住刘彻的心,而且也知道帝王心不可测,帝王的爱犹如晴天霹雳,无法摸索,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为自己攒到更多的权力。刘彻不是沉迷于声色的那种昏君,所以他们两个之间即便有感情也交织着太多的权力地位。而且,作为一个帝王专一对于他来说永远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理想。即便李妍赋予真心最后落得的还不是和卫子夫一样的下场,今日专宠,明日冷落,这就是帝王的爱。说到底,从李妍选择带着仇恨步入宫墙的那一刻起,她注定要与幸福二字分道扬镳。

反观金玉,相信在众人看来她都要比李妍聪明得多,因为最起码她最后可以和自己心爱的人长相厮守。李妍和金玉这两个人物鲜明的对比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钻牛角尖,只会让自己深陷于困顿当中,以至于无法自拔。

有一首歌的歌词是这样的:人置身于这大时代。是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摆脱你所处的时代背景。抽身开来看看这个世界,你会发现所有的人都只不过是时代齿轮下微不足道的一刻尘埃,即便是像乔布斯那样的伟人,也不过是推动齿轮加速运行的一滴润滑油。桐华在写完步步惊心后感觉到极度压抑,所以考虑写一个基调明快、张扬向上的故事。选择背景时他将目光投向了我们民族最神采飞扬,最自信,最海纳百川的汉唐,并最终锁定汉武帝时期。

刘彻时代的汉朝是积极扩张的,疆域在他手里一再扩大。霍去病曾说过:“犯我大汉天威者,虽远千里亦必诛之。”这是何等令人震慑的豪言啊!大漠谣中以汉民族的崛起强大与匈奴帝国的强盛为背景,以二者争霸为线索,描绘着在大时代下,主要的几种鲜明代表人物的感情纠结,和道路选择。如,李妍这种螳臂当车、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人物;孟西漠这样游走在中间的人物;金玉这种匆匆入世又慌忙逃离的人物,还有霍去病这种时代典型的产物。

霍去病和孟西漠,一个代表着整个民族飞扬激昂的进攻状态,一个展示了时代巨轮下对个体关注的守护心态,一个代表着当时痛打匈奴的主流思想,一个反映了在战争下呵护弱小的仁爱之心。顺应时代潮流发展的霍去病注定会被载入史册,流芳百世。相反,像孟西漠和李妍这种,被出身决定了其身份尴尬的人,在任何空间和时间里,如若不能学会释怀或入世,那么都会注定心灵上,精神上痛苦与孤独一生。

我觉得不能要求每个人都顺着时代走,应为这样不仅不利于时代的进步,而且也具有现实不可操作性。在人生着个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旅程中,我们总是主动或被动地坐着各种选择。就好像高考填报志愿,没错我们都有六个专业可以根据自己的主观意识去选择,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即便你填了专业但最后还是得看那个学校,那个专业要不要你。这种无可奈何的他人为你做选择的状态,就是一种被动选择。大漠谣这个故事我觉得对于我们这个年纪来说最好的是角色年龄的设计特别切合我们大学生,故事开始时,主人公们不过十七八岁,直到最后结束最大的也不过二十五六岁。这是一个年轻的,放纵的故事。

人生当如夏花,轰轰烈烈地开一回,一回就够,甚至一次就够!只要开过就无悔,只要热烈过就无怨,现在的我们,常常会为了融入这个方格的社会而去蜕掉年轻的尖锐;磨平铿锵的棱角。总想变成像谁谁一样的人,却往往忽略了自己的个性。如果在人生最灿烂的季节,你都选择舍弃自己迎合别人的话,等你老了回眸过往时,你就会发现自己一直在为别人而活。

对待你的人生,应该像爱一个人一样,即便情深缘浅,也不悔相思。


同步自网易博客 (查看原文)

评论